佑辰_y

这儿佑辰qwq
吃all叶 主王叶
喻黄 韩张什么的也吃啦

大概是个小甜饼

“He's the god of thunder,the king of Asgard.”

Loki说完,微笑地看着船舱里的人缓缓跪下,朝着他们的新王——Thor.

这个位置是属于他的,It suit him ,自己说过了。

Loki偏过头,看向Thor,却迎上一只带笑的眼睛。

“And the brother of you , Loki. ”

说真的,雷神3这么甜我有点方张。
复联3不会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吧...
官方别搞事情。
Loki出啥事我和你拼命。

不是,我
上了就九天学回来,
怎么就150fo了?

所以。。点文?

还有两个礼拜学考可能都不会更新了然后呢你们点的文秋假【11月份】的时候会写。(不是全写...挑着写。)

【王叶】棔鸦 (二)

作业......真的.....好多.....

我真的真的不是故意只更那么一点点的,我真的真的以为明天才开学的,结果他告诉我今天开学。我还有作业没做完。

然后上九天学。

以后几个礼拜不一定会更新因为马上马上要学考了,秋假的时候肯定会更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“你是谁?”

床上的人并没有回答,嘴巴张了张,视线从王杰希的脸上挪到窗外。

“你应该,不是单纯的游猎吧,实力不俗”。

“......”秀丽的眉毛绞在了一起,而后又渐渐松开,“是吧。”

“王杰希,微草队长。”王杰希伸出手,盯着床上的人。

“叶...叶修,游猎。”两只手握在一起,修长手指带来的冰凉触感让王杰希一惊。

“叶秋?”王杰希一愣,脱口而出。

“不,叶修,修长的修。”叶修淡淡的笑了笑,纠正王杰希的错误。

“你...和叶秋有关系吗?”

“.......”叶修显然没有想到王杰希会直接问出来,过了很久才回答,“我觉得......除了姓一样,大概没有了吧。”

“有想法加入微草吗?”王杰希犹豫了一会儿,还是决定问一问。

“没有吧......游猎比较适合我。”

答案和他想的一样。

王杰希呆了一会儿,两人都没有说话,气氛显得有些尴尬。

刺耳的手机铃声从王杰希的口袋里传来。王杰希忙捂住口袋,瞥了一眼叶修便转身出了门。

“队长,紧急任务。”

“好,现在就过去。”

......

衣服上的血渍还未干,便又沾染上了新的,只不过,这一次,是王杰希自己的。

执行任务时,满脑子想的都是叶修叶秋叶修叶秋,直到腰侧传来剧痛,才将脑海中的那个笑容挥去。

“小队长今天不在状态吗?”方士谦看着王杰希腰身上不浅的弹孔,还在汩汩地往外留着鲜血。

“有点心事。”王杰希看着手中的报告答道。

“嘶——”虽说那么多年早就习惯了疼痛,可当弹头被取出的感觉还是猛烈地刺激他的大脑。

“受伤了吗?”

一个陌生又熟悉的声音从门口传来,王杰希抬头,看见叶修倚在门边看着他,那眼神仿佛带着一丝关心。

没等王杰希回答,叶修便走了过来,抬手指指他手中的报告。

“介意我看看嘛?”

王杰希没说话,只是递了过去,趁着叶修看报告的空当,用眼神描摹他的眉眼。

“这里。”叶修俯下身,指着纸上的一行文字,“我觉得从东边的救生梯上去会更妥当。”

微长的头发扫过王杰希的脸颊,让他有些心猿意马,心跳莫名地加快。

“嗯。”

叶修的嘴唇翕张着,传来一个个音节,王杰希听不懂,也没听进去。

“喂!发呆呢?”脑袋被拍打的时候王杰希才回过神。

“嗯,发呆。”王杰希没否认,毫不忌讳地看着叶修的眼睛。叶修被盯得心里有些发毛,站起身来,向门外走去。

“那我先回去了。”

背影消失在拐角处,,房间里只剩下器械碰撞的声音。

“小别,查查他。”

【男神×你】当你买了他账号卡的等身抱枕

周/王/叶/黄/韩

看着王不留行抱枕突如其来的脑洞。

真的!作业写完就更长篇!

【周泽楷】

你走进房间,就看到他呆呆地盯着床上的抱枕,听到声响转过身来,有些疑惑地看着你。

“我...不好吗?”

修长的眉毛蹙在一起,带着些委屈的眼睛忽闪忽闪的,嘴角向下撇,让人觉得下一秒就要哭出来了似得。

于是抱枕就永远地进了你家的储物间。

【王杰希】

“王...”喊到一半就看见他站在床边,打量着抱枕。

“怎么买这个?”他看看抱枕又看看你。

“嗯...晚上抱着睡,有......安全感?”你脑袋一歪,打算糊弄过去。

他看了你一会儿,没有做声,随后向门口走去。

“明天我搬过来,你抱着我睡。”

【韩文清】

手机上显示买的大漠孤烟抱枕到了,你便迫不及待地跑回家,打开门却看到他拆开了你的快递,大漠孤烟正无辜地躺在地板上。

你看到韩文清一脸严肃的表情,内心有些慌张,他向你走过来,你正要解释什么,却被紧紧地抱住。

“对不起,是我平时没有多陪你,以后不会了。”

【黄少天】

“哎媳妇你买了什么啊快递到了这么大一个啊,哎剪子呢剪子呢让我看看嗯......”你还没反应过来他就已经拆开了你的包裹。

“我去媳妇你怎么买夜雨声烦的抱枕啊。什么?抱着睡?你不抱我了么我生气了快来安慰我,你居然不要我了,抱枕有我好嘛有我高吗有我软吗有我帅吗有我有安全感吗?有吗?有吗?有吗?”

没有没有没有没有没有没有没有没有,少天咱现在就丢了他。

【叶修】

“哟媳妇儿,你怎么买了君莫笑的抱枕啊。”你正在厨房做菜,叶修叼着根烟就进来了。

“你每天打游戏都打到这么晚,我一个人睡太孤独,得抱着。”你故装生气,白了他一眼。

他没有做声,只是笑了笑,这让你有些不高兴。

“媳妇儿。”

“干嘛?!”

“那我不打游戏了好不好?”

“我才不相信你。”

“真的!我发誓!”

“真的?”

“真的!”

“说话算话。”

“那当然!不过......”

“什么?”

“我们来做些更有意义的事情吧?”

“啊?”

“比如......给我生个小君莫笑什么的,我觉得他肯定比抱枕软。”

你们!

你们!

你们等我!

非常抱歉!这周停更!

国庆我一定会补回来的!

虽然我知道没有人看长篇!

下周运动会跑1500祝我活着回来!

那什么,因为我写的这个小段子关注我的小可爱,我觉得有必要说一下。

那个只是以前的脑洞,以后不一定会有类似的产物。我主要还是写王叶的。

所以,所以你们懂的。

【男神x你】假如你死了

一股清流.....

这是以前发的但是那时候没打tag,重发,算混更。

喻/叶/周/张/黄/韩/

我也觉得很奇怪

这是什么乱七八糟的

ooc
ooc
ooc

【黄少天】

他站在白色的床前,曾经说话说到大脑缺氧的那张嘴此时只是张了张,没说出一个字,眼中的灵气已经消逝,仿佛从未出现过

媳妇儿你回来好不好.....回来......我...保证我以后一定不叨叨了...不会了...回来吧

【喻文州】

他在碑前毫无顾忌地用手挖了一个小坑,随后抬手抚上石碑上刻着的名字,眼中布满了红血丝

他从口袋中掏出一枚戒指,吻了吻,轻轻地放在坑中,然后慢慢地用土掩盖那点光亮

我等着你,回来当我的喻太太

【周泽楷】
他缩在房间的墙角,手机屏幕上微弱的光芒是房间中唯一的光源,照亮了绝望的脸庞

他坚持不懈地在打着什么

“爱你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发送

“我爱你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发送

“我爱你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发送

“回来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发送

“想....你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发送

“为什么...不理我”          发送

“不要丢下...我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发送

“昨天说的.....约会”        发送

“你食言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发送
.
.
.
没有回复,他痛苦地闭上眼睛,将手机狠狠地摔到一边

突然,短信提示音响起在寂静的房间中

他一愣,发疯了似的扑了上去,眼中的光暗了下去

“尊敬的客户:您好!截至202205月21日02:44,您的手机账户已透支,进入信用服务阶段。最高透支额度为10元,有效期为3天,超出额度或有效期将被限制呼出。”

【韩文清】

平日一直保持严肃的那张脸在看到那份死亡通知书后布满了愤怒,悲伤,甚至,恐惧

那双从不出差错的手不住地颤抖着,狠狠地给了他自己两拳

对不起,是我没有保护好你,能不能,再给我一次机会

【张新杰】

凌晨两点,黑暗的客厅中,他缩在沙发上那个专属于你的角落,和你的姿势一模一样

他盯着合照上你灿烂的笑容,指腹覆上你的脸,温柔的抚摸着

就算没有我的监督,你也要好好照顾自己

【叶修】

跪在血泊前,他的脸上异常的平静,或者可以理解为,已经绝望

看到他抬起头,望向了天空,张开嘴无声地嘶吼着

为什么,你们都走了

【王叶】棔鸦 (一)

十一月学考,不定时更新。

每篇长短不固定的,看我时间够不够,这个礼拜作业多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“队长,这次的任务会不会太突然了。”豆大的雨点拍打在窗户上发出令人害怕的响声,刘小别看看窗外的一片模糊,又转头看向前座的王杰希。王杰希依旧沉稳,丝毫没有面对任务的紧张,眼睛紧盯着文件。

“上次X公司的任务是一个月前,这次的任务是临时抽签决定的,不过总部在里面安排了卧底,至于是哪家的人上面没有交代。不过只要不出意外就能顺利完成。”王杰希翻着手中的文件,淡淡地说。

“这样啊....啊!”

车子猛地停了下来,后边的许斌揉了揉撞到前座的脑袋,刚要开口抱怨,却闻到了空气中一缕若有若无的血腥味。

“嗯?已经开打了?”刘小别透过不断被雨刮器摩擦的玻璃看向外边,有些不解,“还有哪家的也过来了?”

“应该不是,文件上交代卧底有很大几率挑起内战,这应该是他的功劳,我们只要去收拾顶上的人就好了。”王杰希眼中闪过一丝讶异,对这个卧底的兴趣愈发大了。

“咔哒”,随着车门被拉开,浓烈的血腥味瞬间充斥了整个车厢,刘小别轻巧地跃下车,摆了个手势表示安全。

小小的方地上可以说铺满了尸体,血不断往外涌着,又被雨水冲到一旁的泥地中,染的泥土都有些发红,散发着令人作呕的气味。周围只有雨点落地的声音,没有枪声,也没有打斗声。这样的环境让人安心,却也更让人紧张。

王杰希眯了眯眼睛,走向不远处的大楼,他好像看到大厅中一晃而过的几个身影。

毋庸置疑,这里应该已经到了收尾的阶段。

再走近些,便可以看到大厅中对峙的人,一边一个,一边四个。“嘭,嘭,嘭,嘭”四声,站立着的便只剩下了那一个。

王杰希正觉得那人身上有什么东西很熟悉,那人便跪倒在了地上,伴随着耳边响起的枪声。

“别开枪!”王杰希低吼了一句,快步走上前,看清了那人手臂上纹身。

是游猎,自己人。

“靠...微草的,你们连...连自己人都打吗?”

王杰希看着眼前的人捂着被血染红的腹部躺倒在地上,皱了皱眉。

“小别,你们先带他回去。”他想了想,又补充,“自己人,得救命。”

“那你呢队长?”

“我和副队留下来收尾,你们快带他回去。”

刘小别带着歉意扶起了地上的人,赶回车上。

王杰希完成了任务回到分部,还没来得及向上头汇报连沾染着血迹的衣服都没来得及换,便急匆匆的赶到病房。

微草的医疗技术向来是所有分部里最好的,王杰希并不用担心他是否还活着。只要刘小别没有把他扔在路边的草丛里,他就一定会醒过来。

床上的人安静的躺着,白的有些病态的脸上长长的睫毛垂下来,嫣红的嘴唇分外吸引人。看着这样一张脸,任谁都不会想到他独自一人解决了300多人的势力。

游猎么?

王杰希看看床上人手臂上纹着的栩栩如生的乌鸦,心里有些疑惑。

现在当游猎的大多只是接些小任务,而这个人不仅接了如此大的任务还圆满地完成了。这样的人按道理来说不应该当游猎,各大分部早就该抢着要他了。这样看来,要么就是他特立独行,要么就是他背后有什么秘密。莫非?......他是......

王杰希正猜测着,床上人的手指微微动了动,继而浑身颤抖了一下,醒了。

“你是谁?”